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转】

从生物进化论观点说来当然是先有鸡后有蛋。大家都知道生 物是从低级到高级,从水生到陆生,由简单到复杂逐渐演变 的。鸡属于鸟类,是从爬行类进化而来,而爬行类又是从鱼 类进化而来,鱼类则源自无脊椎动物。我们知道低等生物是 靠自身分裂来繁衍后代,鱼类爬行类则是产卵,当进化到相 当程度时候第一枚蛋产生了。如何界分蛋和卵呢?很简单, 蛋是硬壳的,而卵是软壳的。所以我们可以理解到,当生物 不再分化,而产生了一个卵,那么这个生物就是卵祖,同样 第一代的鸡是从卵而来,它下蛋之后成了蛋之祖。故先有鸡 后有蛋。

驳先有鸡,立先有蛋

上面说的很明白,但是也是极其荒诞的,界分蛋和卵的软硬 度如何掌握?其变化不是立杆见影的,而是逐渐推进的,我 0.01mm的厚度可以算蛋,那么0.009mm怎么就不能算是蛋非要 成为卵了呢?我认为先有蛋。首先当一个物种进化到具有完 全的鸡的特征的时候才能称之为鸡,那么那个蛋就是鸡之祖 ,而下蛋的那个家伙因为离鸡还差那么一点,所以不是鸡, 由此可以得出先有鸡。

驳先有蛋,二立先有鸡

的确事物是由量变到质变的,但是科学就是科学,科学也是 有其界定的,比如酸碱度,以7为标准,小则酸,过则碱。这 是人所共知的。所以蛋是蛋,卵是卵。至于对方所说的鸡之 祖实在是贻笑大方。我们讨论的问题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蛋当然是鸡蛋了。你所说的是那个家伙的蛋,而非鸡蛋,那 么恰恰也证明了我所说的先有鸡后有蛋。这是一个常识性的 问题,鸡蛋自然是鸡所下,而鸡本身就是由鸟类逐步进化而来。

再驳先有鸡,二立先有蛋

如果对方想要那么说的话我也没有办法,那么可以说我没人 类也是在天天变化的,是不是说哪一天我们就要成为非人了 ?因为科学证明人类的很多器官都是处于退化之中,比如说 我们的智齿,现在很多人类都不再生长智齿,那么原来的界 定是,人类32颗牙齿(当然磕掉等意外伤害不记),是不是 说现在那些28颗牙齿的已经不是人类,这就显得非常好笑, 十分荒诞了。什么是鸡?什么是蛋?这是最基本的知识,我 先前所说之鸡是具有完全鸡特征之鸡,不是一个数据。对方 想说那个蛋不是鸡蛋实在是好笑之极,能孵出鸡的蛋不是鸡 蛋还是什么??非要说成是那个家伙的蛋,好笑啊。你可知 道那个家伙下了几个蛋?难道说下的各个相同?各个都可以 孵出鸡来?不能,只有这一枚是,所以这一枚理所当然是鸡 蛋,当然也是那个家伙的蛋,这是不矛盾的。所谓龙生九子 各有不同,这一枚怎么说都是鸡蛋。故言之,先有蛋。

二驳先有蛋,三立先有鸡

对方提出了这样一个概念,很好。龙生九子,九子各不同。 但是我突然发现对方可能忽视了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对方 实际上可能已经陷入一个思维陷阱。我要问?鸡之祖一定是 由蛋生的吗?难道不是其他吗?尽管按照生物进化规律我们 一般认为作为鸟类的代表之一,当鸡成为鸡时,其产生的途 径最大可能就是由蛋而生,但是我们绝对也不能排除其他! 不过我们可以肯定,鸡下蛋。如果说鸡由他径而生,那么毫 无疑问先有鸡,但是同时我可以大胆地说,如果途径正如我 们一贯所预想的话也是先有鸡后有蛋。我想问的是龙生九子 生的是九个龙蛋还是其他蛋?同样那个家伙下了几个蛋,比 如说有孵出鹌鹑的,有麻雀的,有孔雀的,还有就是鸡,难 道谁会天真地说它下了一个鹌鹑蛋,一个孔雀蛋,一个麻雀 蛋,一个鸡蛋?同时对方是在明显地混淆视听,按照生物进 化规律那个家伙本应该是很接近鸡了,即便它的蛋暂时不能 孵化出鸡来,那么其后也必然有着鸡的诞生。所以我坚持我 的观点,那个家伙下了一个蛋,孵出一个鸡,是为鸡之祖。 而那个蛋非鸡蛋,因为孵化不光是蛋本身的原因,还在于气 候,环境,等一系列因素,只有孵出鸡之后所下的蛋才能成之为鸡蛋。

三驳先有鸡,终立先有蛋

对方说的很好,不过事实上混淆视听的是阁下而不是我。首 先对方故意提出一个豁然率的问题,以期压制我,我可以说 生物的变异不是如你所说那样的,这是一个量变到突变的问 题。鸡是由一步一步进化而来的,由蛋卵而来毫无疑问可言 ,原因我已经重复很多遍了,就无须赘述。中国传统的龙生 九子,虽然各有不同但是都属于龙种,同样那个家伙所下的 蛋无论如何不同,它所孵化出来的也将差之毫厘。难道说我 们还要将蛋分化 为公鸡蛋,母鸡蛋,黑鸡蛋,白鸡蛋?这是 毫无必要也是纯粹多余的。总之那个家伙下了一个蛋,孵出 一只鸡,那么我们还有必要去争论这只蛋是不是鸡蛋吗?对 方所谓的环境因素都是次要的,难道说在水边就孵化出天鹅 来?最多也就是影响一些无关痛痒的细枝末节,比如毛色体 质等,我们不能因此而否认它是鸡蛋的事实性。而下蛋的那 个家伙确实还不能称为鸡,那么我们还需要去否认那么一只 鸡蛋吗??当然是先有蛋后有鸡!!

终论

实际上这是一个我们的一个常识性的意识错误。比如我们将 鸡甲所生之蛋冠名为蛋甲,蛋甲生鸡乙,鸡乙生蛋乙,事实 上鸡甲与鸡乙不同,蛋甲与蛋乙不同,他们都是在不断变化 或者称之为进化中的,只是我们习惯性的将他们分为鸡和蛋 而忘却了其差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